用人工智能解释大脑,一个虚假故事的开端?

在理论上,人工智能能自己学习大脑活动数据中的隐藏模式,并告诉我们一个关于大脑如何运作的故事。但这个故事不一定关于我们的大脑。

寻觅意识,人工智能将何去何从?

对于创造其他形式的智能的前景,我们应该非常谦卑,毕竟我们连人类自己的意识都尚未理解。

AI也有偏见,我们该如何信任它们?

如果AI革命不可避免,至少一个可被解释的系统能够更好地融入崭新的算法社会契约。

抵抗还原宣言:人工智能不是终极答案

我们需要的是一种人机交融的系统,用音乐而不是算法来干预它。

显然谬误:我们真的可以无视那些显然的事物吗?

如果“看不见的大猩猩”实验不能证明人类对显然之事失明,那么它又意味着什么呢?它对我们理解知觉、认知乃至人类意识有何意义呢?

智力史:为什么人类会恐惧人工智能?

智能总是被当作统治和侵犯的遮羞布,难怪我们会对超级智能机器感到恐惧。

摘掉AI的“有色眼镜”

人工智能影响着一切,从招聘决策到贷款批准。然而不幸的是,它像我们一样充满偏见。

赛博时期的爱情

当机器人拥有越来越接近人类的外观,人类被唤起的会是恐惧,还是对亲密关系的渴望?

我们应该担心人工智能的威胁吗?

平克从技术角度驳斥了AI威胁论,也简单提到了人类有能力约束AI带来的潜在威胁,但他并未就此问题展开详尽论述,而这正是比尔·盖茨所担心的问题:如何正当地使用AI?

我们能够量化机器意识吗?

人工智能也许会赋予计算机自我意识。本文将告诉我们如何预测到这一前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