化学诱导是如何让我们摆脱恐惧之地的?

战争、饥荒、地震和意外事故,诸如此类的悲剧会在我们的大脑中形成可怕的记忆。即使在…

少了一块脑子,这重要吗?

一个在成长过程中缺失了左侧颞叶的女性显示出大脑惊人的可塑性。

那个用“光”恢复视力的人

自从在21世纪初被发明后,由于具有用光激活神经元的潜力,光遗传学(optogen…

凭啥TA喝了咖啡贼精神,而我直犯困?

咖啡因到底是怎样影响人体的?为什么不同人对它会有不同反应?

愈发精细的大脑图像,能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心灵吗?

新兴技术让神经科学家能够制作愈加精细的连接图,通过这些连接图能获得大脑功能的新洞见。

fMRI的困境:为何我失去了对神经影像的爱

抓人眼球的亮斑和神经元连接图之所以存在,只是因为神经科学家、磁共振物理学家和数据科学家决定以这种特殊的方式,对大脑数据进行可视化和表征罢了。

疫情当下,重返弗洛伊德

在这场似乎看不到尽头的疫情中,人们需要团结起来面对生和死,需要一种新的包容的政治意识,我们不妨尝试回归弗洛伊德。

我们为何仍未攻克阿尔茨海默病?

每个人都认识一些癌症康复者,但没有人认识一个阿尔茨海默病的康复者。

记忆“操纵术 ”:重写创伤记忆

在对颅骨中的三寸黑箱有了更加深入认识的今天,我们能否帮助人们重写过去的创伤回忆,让他们重拾面对未来的勇气?

位置细胞:大脑探索世界的导盲杖

大脑是如何“找路”的?